食用前注意!!

瓶邪是最基本的(?
班上有人叫做秀花所以我秀花了(??
其實想寫的真的是花邪......(遠目










正文START☆



霍秀秀是個旁觀者,她樂於做個旁觀者。

她很早就認識吳邪與解語花,甚至比那個姓張的小哥還早。

因為一直處在旁觀的角度,所以她看的比誰都還要清楚。

就像是那時,她的吳邪哥哥牽著一個男人,笑著遞給她一張邀請卡。

「我和小哥要去紐西蘭結婚,歡迎來參加婚禮喔!」

「嗯……有時間我會去的,祝你們幸福。」她甜甜一笑。

霍秀秀沒表現出驚訝,事實上她也不驚訝,吳邪哥哥對張家小哥的感情,還有小花哥哥對吳邪哥哥的感情,她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早就知道了,所以不意外。



後來的某次,吳邪與解語花去倒斗,張起靈和王胖子搭檔去了另一個,就和之前一樣,兵分兩路。

七日後,霍秀秀正在掃著自家庭院,突然一個夥計匆匆忙忙的闖進來。

她認出來了,那是小花哥哥的手下。

對方滿頭大汗,還沒回過氣就趕緊拉著霍秀秀衝出去。

沒抓好的掃帚掉到地上發出聲音。

啪搭。

霍秀秀的汗流下。

啪搭。

她瞬間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即使這一刻她寧可自己什麼都不知道。

她反抓住夥計的手,問道:「小花哥哥在哪一家醫院!?」

那夥計嚇了一跳,卻還是老實的回答:「在、在XO醫院!」

「XO醫院?知道了!你先進屋休息吧!」丟下這句話,霍秀秀很快的坐上自家的高級車,一眨眼就消失在霍家大門,留下呆愣的夥計。

坐在車上焦急的等待到達目的地,霍秀秀突然想起兩人出發前小花哥哥單獨找自己談話。



『這一去,凶多吉少,若是我發生什麼事,請妳替我照顧吳邪。』解語花坐在窗邊。

『吳邪哥哥有張家小哥顧著呢!』霍秀秀回道。

『呵……我肯定那小哥不會照顧人。』解語花輕聲笑道。

『那麼,難道就不能不去嗎?』霍秀秀咬著下唇。

『秀秀妳知道我們有不得不去的原因,所有的一切就只差這個線索。』

『小花哥哥你離開了吳邪哥哥一定會傷心的!』

『吳邪……有那小哥安慰他呢,況且我對他來說就只是個穿女裝的兒時玩伴罷了。』解語花淡然一笑,望向窗外人來車往的街道。

『小花哥哥你……』在吳邪哥哥的心中地位沒你想像的低啊!霍秀秀嘴巴開開合合老半天,終究沒將這句話說出口。

現在的小花哥哥無論說什麼都沒用的,霍秀秀知道。

『這樣就真的可以在吳邪哥哥心中佔據一個永遠的位置了嗎?』她無奈的問道。

她覺得這個舉動真的太傻,太傻了。

解語花沒訝異她竟然猜中他的心思,只是從窗台上下來,慢慢走出房間。

幾秒後霍秀秀的手機響起,是一封短訊。

小花哥哥傳來的。

上頭還是最一開始的那句話。

『替我照顧好吳邪,謝謝妳,秀秀。』



「小姐,XO醫院到了。」

「謝謝你。」霍秀秀闔上手機,下車。

她來到加護病房外,一旁的長椅上坐著吳邪與張起靈。

吳邪被張起靈摟著,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,後者輕拍對方的肩膀安慰。

沒多久,病房門上的燈熄了,醫生走出來看著他們。

「這位先生的家屬是哪位?」醫生問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是我。」霍秀秀舉手。

吳邪訝異的看著她,霍秀秀回他一個可愛的微笑。

她隨著醫生進入病房,之後的事情也不多說了,總之她的小花哥哥成為了大家記憶中的過去式。

閉上雙眼,彷彿只是熟睡般,臉上還帶著輕鬆的笑容。

霍秀秀在進入病房時握住了解語花的手,笑著問:「小花哥哥,你保護了吳邪哥哥,這樣你滿足了嗎?」

她抹掉因為地心引力而從雙眼流出來的鹽水,笑的更加燦爛了。

「小花哥哥你總是擔心吳邪哥哥,既然如此,秀秀我就負責擔心你,誰讓我是小花哥哥唯一的妹妹呢。」

「對了,你知道嗎?吳邪哥哥為你哭了喔,在那張家小哥的面前為你哭了喔,小花哥哥你沒有你想的那麼不重要啊。」

她說到這再也忍不住了,像個真正的小女孩大哭出聲。

她多希望小花哥哥不要死,她希望大家能一直在一起,如果小花哥哥喜歡的不是吳邪哥哥就好了。

這場三角戀沒有一個人錯了,她能怪誰呢?

她第一次如此希望自己不只是個旁觀者,如果她能成為誰的依靠就好了,如果她能點醒誰就好了,如果這一切只是午後的一場夢就好了。



『替我照顧好吳邪,謝謝妳,秀秀。』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秀秀是個好孩子,在我的印象中她就是個活潑可愛而且懂事的女孩。
這樣的女孩一定很討人喜歡吧,這樣想著。
然後這篇奇怪的文就跑出來了......(掩面
嗡嗡嗡嗡嗡嗡~~~~~
啪!!!
對不起我去自盡(切腹
2011.5.2 晚上反而不想睡的跳海鮪魚ww
創作者介紹

墜樓。

鮪魚(魚仔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