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端著剛烤好的餅乾出來,外表有點焦,但是香味還不錯。

 

對方看見他走出來愣了一下。

 

「這樣看起來很娘嗎?」他笑著問。

 

「有點……開玩笑的,現在可是性別平等的年代。」他伸手攬住拿了片餅乾就往自己倒過來的情人的身子。

 

「哈哈,喂……對你來說性別平等是什麼?」

 

「唔……大概就是男生和男生、女生和女生、男生和女生都可以相愛吧。」

 

咬著情人實體化的愛意,他的含糊不清中帶著幸福和一點點的焦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發現我寫文不是太長就是太短呢......(無奈

創作者介紹

墜樓。

鮪魚(魚仔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